产品分类

公司简介

上虞市宏兴针织有限公司,是一家拥有进出口自营权,专业生产出口中高档单双面针织面料、时装面料、女装面料、针织坯布、双面针织布、单面针织布、罗纹布、圆筒布料等系列产品的公司,产品主要包括:毛圈(巾)布(二线纬衣,三线纬衣,绒布,天鹅绒等)、复合布、衬垫布、大小循环彩条布、无缝圆筒布(门幅5英寸-40英寸)、提花布、网眼布、汗布、 棉毛布等, 采用丝、毛、麻、棉、晴、涤、植物纤维(天丝,大豆,树脂,莫代尔等)和各种混纺原料,远销韩国、日本和欧美等国家及地区。

1616kj手机看开奖结果

邓超孙俪小说总裁文


更新时间:2019-10-04  浏览刺次数:
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孙俪坐在床边,回想起来两年前他说过的那些话,时光飞速流转,能再见到他,似乎变成一种奢侈。

  “等会见到我们家邓超,可不要太激动哦!”苏素花痴地对孙俪说,转身迅速地拉着她进了一辆出租车,“师傅,万达广场。”

  “是啊,是啊,阿姨你也喜欢他!”苏素扭头看向孙俪,“等你见到他,你就会知道他有多帅了!”

  如今,你与我之间,隔着一条跨越不过的鸿沟。你的未来,是没有我的地方。——孙俪

  “邓超!邓超!邓超!”一群小姑娘拿着闪亮亮的荧光牌子尖叫着。偶尔身边路过几个头脑还算清醒的人们嘴里也念叨着,“你说这个邓超两年之内就火到现在这个境界,不简单啊。”

  虽然曾经无数次近距离观察过他,她也还是不得不承认,这个自己如此熟悉的男人真的成熟了,变得更帅了。

  “俪俪,出来好吗?我知道你在里面。”邓超一只手扶着墙,一直手拍打着洗手间的门。他听到轻微的哭声。

  “宝贝,当年是我的错,对,我是为了前程抛下你,可我也是为了给你一个更好的生活。我现在回来了,你还不理我?”邓超让保镖在洗手间门口看着,自己则在里间苦口婆心地说。

  “怎么了?”果不其然,孙俪着急地出来。看到他手上的伤口,一边给他冲洗,一边埋怨着他怎么那么不小心。

  “谁关心你啊?你就是一大骗子!”孙俪在他怀里使劲挣扎,奈何他劲儿太大,却挣脱不开。

  “不放,就不放。”其实邓超才没有这么幼稚,只是见到她,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……对,就是那种,与你一样。

  她也并不等我的回答,只是为了告知我这样一个事实,所以自顾自的接着又说:“过两天我就启程回国了,刚好赶回来参加T大的百年校庆,我们到时见吧。”说完就挂了电话。

  他刚沐浴完,一件深蓝色的浴袍随意的在他腰间打了个结,领口低低的敞着,卧室暖黄的灯光下,他精健而匀称的胸肌呈现出一种密色的性感光泽。

  铺好床单我抬头去看他,他临窗站着,窗外是淡淡的清冷月色,屋里暖融的灯光罩着他的背影,他本该不冷,可他衬在那一框冰冷的月华里,修长的身子仿佛找不到依托的影子,那样孤寂。

  我心头莫名的就一抽,转身拿起床头的浴衣,对着他的背影说了句:“她离婚了,这次回来后大约就不会再出国了。”说完不等他回答就进了浴室。

  蓬头“咝啦咝啦”的喷着水线,雾气弥漫着整个浴室,我知道我在糟蹋水资源,但我却不想动,不能动,像个木偶似的,一直在马桶盖上呆坐着。

  莎莎和超,除去有血缘关系的家人,他们应该是我最亲近的人了吧。一个是大学四年上下铺的死党,一个是两年来每周同床共枕一两夜的男人。

  东霖有把我当他的亲人吗?我甚至不清楚自己算不算是他的正式女友,即使经常陪他睡觉。

  我不知道现如今的城市里像我们这样的男女关系多不多,我没有去咨询过,也没有去探究过,但总觉得也许像我们这样的,以这种模式相处的,不在少数。

  因为寂寞,因为孤单,虽然孤单寂寞的原因也许是因为丧失了再爱的能力,说白一点就是由于自己想要的人跟了别人,而自己又无力自拔,于是,只能在身边找一个宽容的可以理解自己的人,一边疗着伤,一边做着貌似正常的都市男女。

  于是,即使不爱,仅是凭着好感,凭着相互之间的了解和熟悉,两个忙碌的都市男女,也可以在漆黑的夜里搂在一起相互取暖。

  严格一点来说,这样的关系,或许只能算是性伴侣吧。虽然一个未娶,一个未嫁,但是因为知道对方爱的不是自己,所以就算是有男女之间最亲密的接触,两颗心,却还是驻扎在各自的地盘,不愿越界,也不敢越界。

  因此,我们从不以恋人的姿态出现在熟人的面前,知道我们关系的,男子持刀刺死前妻情人获刑5年:死者存,只有少数的那么几个人。

  有时候也反思,是不是因为我和他都是80后,所以才随便,所以才会走到这一步。

  但我不是拆散他们的第三者,他们也不是因为我分开的,导致他们爱情夭折的,是莎莎的母亲和无情的现实。

  在几年前的T大校园里,他们是让那么多人羡慕的一对著名情侣,郎才女貌,况且超不光有才,还有俊朗的面容和挺拔的身姿。

  他是学环艺的,比我们大一届,在校的时候,他设计的一个景观就在国内的园艺大奖赛上获得了头等奖。毕业的时候,他放弃了去上海一家外资园艺公司的发展机会而选择了留在本市。当时很多人劝他,包括他的导师和所有的好友,但他一概置之不理,,因为他要留在莎莎的身边。

  在这个城市超没有谋到很好的工作,去了一家不起眼的装饰公司做起了普通的打工一族。每天天不亮就挤着公汽上班,下班再回到租住地,那里靠近市郊,租金便宜。

  这样的代价换来的回报是他能和莎莎不分开,日子虽然清贫,但他们很幸福。这种状况持续了一年,直到我们毕业。

  莎莎的工作一直没有着落,但她并不着急,她外公经常出现在电视新闻里,母亲是规划局的,父亲在市政府上班,她早晚会有一个好去处。她操心的,是毕业以后住家里还是住外面。对她而言,住外面,也就是和超挤在一间廉价的简陋民房里。

  要搁在以前,这没什么好奇怪的,她家在本市,经常回家住。但现在到了临别之际,我们寝室四姐妹说好了要夜夜通宵达旦厮混,谁也不准缺席,她的不出现,换来了我们的一致骂声。我的另外两个死党晴子和雪梅一口咬定她肯定睡在了邓超的床上。

  第二天早上六点半我却被手机铃声吵醒, 别人求字要么成语要么诗句他却求了一幅“姨昏昏沉沉接起电话,只听了一句,我就顾不得刷牙洗脸,从四楼一路奔到楼底,宿舍楼的大门才打开,我一出去,就在花坛边看见了一脸憔悴的邓超。

  他全然没有了平时的淡定从容,两眼无措,脸上袒露着掩不住的焦虑和痛楚,见了我就问:“莎莎昨晚回了宿舍没有?”

  他没回答,伸手去摸口袋,手竟像是有点哆嗦,掏了半天却什么也没掏出来,这时我瞄见他脚边摊了一地的烟蒂,我反应过来,大约天还没亮,他就在这守着了。

  “。。。我说和她分手。。。她就不见了。”总算摸出一个烟盒,他却在里面没找到烟,用劲的揉着空烟盒,他神情呆滞的回答着。

  他竟然落寞的笑了,好看得唇角抽了一下,眼里似乎就有什么东西在渐渐破碎,然后是一抹凄凉:“。。。她妈来找我,说我要是真心爱她的话,就应该放弃她。”

  我的呼吸停滞了两秒:“你答应了?”我见过莎莎的母亲,一个衣着精致的机关干部,待人很客气,但却那样疏离,仿佛她永远站在高处,一切矮于她的人,都需仰视她。

  他静静的站着,干涸的声音像六月燥热的空气一样让人窒息:“她妈说,她女儿值得更好的男人来爱。。。我放弃她,就是给她幸福。”

  那时蝉鸣的很响,夏天的太阳很早就升在了头顶,我看见他眼里有点晶莹的亮光,晴朗的日光里,那点光芒似乎在滚动,但却那样黑暗,仿佛无尽的黑洞,只带人坠入深渊。

  接下来事情的发展有点像恶俗的八点挡连续剧,我们毕业了,不到两个月的时间,莎莎就跟着父母安排的一个男人出了国。

  邓超天天用酒精麻痹自己,喝醉了就来找我,终于在一个晚上,陪着他喝了几口酒的我和他睡在了一张床上。

 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,渐渐的似乎他不再那么痛苦,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也不再总是提起莎莎,但是我和他都清楚我们之间不存在爱情。

  A市的夏天窒闷,酷热,我们常用冰啤酒来消暑解渴,喝得微醺的时候不知不觉就搂抱在了一起,每次他意识模糊□来临的时候,我都能听见他喃喃的喊着莎莎的名字。

  但是没过多久我们就分开了,可能感觉到这种状态的不正常,也是对我的不尊重,夏天过完的时候,他在深圳的一个同学打电话叫他过去,他几乎是立即就答应了。

  他走的那天A市下了那年的第一场秋雨,我送他上了火车,他靠窗坐着,我站在窗下,两人都默默不语,看着雨雾里不知道延伸向何处的铁轨。

  当我看见他再次出现在我眼前,我没想到,真的。所以那天我一把抱住他,我说,我想你了。

  我看着窗外陌生的繁华,我从市东搬到市中心的事情他应该还不知道,其实他也不过只知道我在市东,具体位置他一概不知。

  “还没,有事?”他温暖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的时候,我真的想打消离开他的念头。